银色舞者M1911

一个打游戏的

【梗概】欧相 · 吸血鬼AU

  @Aris 

 

我觉得...吸血鬼AU实在是挺带感的。

假设欧尔原本是NO.1吸血鬼猎人,但是和死敌(AFO)对决遭受重创

被死敌临死之前咬了,转变成了吸血鬼

但是他又不肯吸人血,所以变成形销骨立的模样,

并且从此消失在公众的眼里

没有人见证他和死敌的厮杀,也没人知道他的下落,但是人们从死敌的尸体看出来他是获胜了的,从此成为消失的传说

实际上欧尔过的非常惨烈

吸血鬼本该有强大的自愈力,但是他竟然决心绝不吸血

所以伤口一直没法愈合,人也非常憔悴

甚至他还依赖着吸血鬼不死的个性继续猎杀吸血鬼


相泽则是一名吸血鬼猎人。

他在某个城镇的夜晚追捕吸血鬼的时候也遇见了欧尔

刚开始以为是同行,因为作战的手法和猎人们很相似,

但在交手时发觉对方会惧怕水银,实际上是一个吸血鬼,相泽很吃惊

明明是个只能行走在夜晚的生物,却有那么张扬的金发,和那样温沉的笑容

仿佛能在他身上嗅到属于阳光的味道

太不合理了

在混战中相泽受伤了,欧尔在追击吸血鬼和照看受伤的相泽之间犹豫了一下,决定伤者为重

吸血鬼猎人的本意应该是救人,而不是沉迷杀戮

所以他把相泽带走了,到他自己的居所

 

..........

 

欧尔的笑容实在很能征服别人,因为那背后纯粹的善意太过温和

相泽从昏迷中醒来之后看见欧尔担忧地俯视着自己

随即因为自己醒来而露出一个松了口气般的微笑

不知怎的,就在明知道对方是个吸血鬼的情况下没有选择过度戒备,

跳起来用拘捕带捆住这个吸血鬼才是正确的做法,但是相泽没有动手。

他沉默地仰躺在那里看那个金发的吸血鬼手忙脚乱,说着好久没有接触过人类了,也很久没处理过伤口,给他的伤口包扎的可能不太好,诸如此类的话

看着那个吸血鬼抱歉地抓了抓自己的金发,相泽低垂视线扫过自己被包扎好的身体,又摸了摸缠绕上绷带的脖颈

没有伤口,没有咬痕

好久没有接触过人类?吸血鬼不应该常常混迹于人群捕获猎物么...  

相泽想着

没有处理过伤口倒是正常,吸血鬼的伤总是能快速愈.....

念头刚起,欧尔就咳嗽了两声,剩下的声响全被他的手掌掩去;

相泽看向吸血鬼,只见他飞快地把手藏到了身后去,又露出一个笑容,

说着没事的,别在意,

但那一丝血迹却无法逃过相泽的眼睛。

咳血的吸血鬼....有趣。相泽这样想道。

 

在后续的相处中,相泽逐渐喜欢上(当然这两个字他绝对不会承认的)欧尔

然后因为某个契机发觉了他身上的伤口

至此他也无法把这个消瘦的吸血鬼和第一吸血鬼猎人联系起来

毕竟欧尔的外貌改变得太厉害了

相处下来可以明白的是欧尔的身体在衰竭

但是因为吸血鬼的特性,这注定是一场缓慢而痛苦的折磨

那个吸血鬼明显地病痛缠身,但却固执地不肯接受任何人类的血液

 


吸血鬼都惧怕日光

但是相泽却发现欧尔会在破晓时依然凝视着逐渐明亮的东方

阳光令欧尔的身体本能地产生排斥和痛楚

但是他藏在阴影下的蓝色双眼,那样渴望地注视着从云间投射而来的丝缕光芒,像着迷一样,直到猛烈的咳嗽打破这一场凝望,让他痛苦不堪地低下头来,低声嘶哑地抹掉血迹,退入黑暗里去

相泽在偶然间看见了这一切

欧尔垂下头颅背对阳光走入阴影里的样子,让相泽感到......

相泽是“合理性”的化身,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性的,但现在的这一切都太不合理了。不吸血的,渴望阳光的吸血鬼,猎杀同类的吸血鬼,还有对这个吸血鬼感到好奇、同情进而是信任的自己,还有看见那个人一贯明亮的笑容在走入黑暗时完全消失,背影简直写满了落寞的样子的时候,自己心里那种钝痛的感觉,太不合理了,但又无法忽略。

 


相泽会在相处之下慢慢地觉察到欧尔的身份

他的作战风格、交谈时无意间透露的过去、一些喜好

都和那个众人敬仰的第一猎人有着若隐若现的联系

相泽会在知道真相之后,提出要用自己的血来喂养那个生命就快枯竭的吸血鬼,那个曾经是传奇的猎人

他理解欧尔不愿意吸血的原因,但是自己自愿的话,也并非不妥

欧尔会拒绝,但是相泽会理智地说服他

但那条条道理不过是徒劳的遮掩罢了,在被欧尔搂在怀里,舌尖轻滑地舔过脖颈上的肌肤时,相泽感到自己控制不住地颤栗

 

不是因为他觉得第一猎人有活下去的必要,不是觉得欧尔恢复活力可以继续和他搭档追捕猎物,不是那些明晃晃的大道理

而是作为他,一个不再理性的自己,一个在潜移默化中早已喜欢上了这个吸血鬼的猎人,

想要用自己的血来温暖对方苍白的唇齿而已

相泽虽然作为猎人,有“在被吸血的时候受害人会感到晕眩甚至快感”的常识,但从未想过这感觉如此强烈

也许是因为欧尔的独特,在转化成吸血鬼的原因上,在久未吸血的原因上,

或者,是因为相泽无法控制自己被吸引并感到心神动摇

 

自己是被那个人吸血啊

那个曾经的最强猎人,消失的传说,被崇拜被仰望的人

也是那个温和如太阳般的人

是自己所喜欢着的,想要的人

被他拥抱着,亲吻着,血液让他的唇舌再度温暖,被他需要着,信任着,爱着

心理和身体的快感重合在一起

请你们立刻滚床)

 

在迷迷糊糊的时候,相泽会想到

早该如此的...在知道真相之前,在欧尔麦特这个英雄的身份作为令人安心的担保之前,其实他早就愿意为那个金发的吸血鬼献上自己的血液了,也许早在一开始睁眼,看见对方的微笑时,就已经注定如此了

 

在欧尔的眼睛里,他看见了炽烈燃烧的太阳

尽管被囚禁在这残败不堪的身躯里

灵魂的光芒依然耀眼地闪烁着

...............................

HE的话....由于AFO的能力是夺取

所以他当年被欧尔杀死后可能并没有真死,像DIO那样,作为吸血鬼,他可能光是靠一点残存的肢体就可以寄生在别的吸血鬼身上并夺取别人的身体

所以他只是重伤,并且依然在掠夺别的吸血鬼的力量来恢复自己

 

在欧尔和相泽知道AFO存活的消息之后,让相泽更有了要让欧尔身体恢复的愿望

虽然是没可能恢复成人啦但是强大的吸血鬼也没什么不好【

想象一下欧尔尝到鲜血后慢慢恢复神采的样子

枯朽的金发都变得柔顺起来,像一束流动的金色阳光

 

欧尔和AFO最终还会有一场大战,

相泽作为一个人类无法介入到那个强度的力量拼搏之间

这是一场发生在夜晚的决战,

但,太阳会在黎明时分升起,那阳光是杀死AFO的最后一击

AFO在绝望中吐露出刻薄的言语,说欧尔一代猎人也被自己转化成吸血鬼

竟然企图在最后和他一起在阳光下同归于尽吗?

说什么自己痛恨残暴的、捕杀人类为食的吸血鬼,

他自己不也堕落成这样了吗?

如果不是吸了血,凭当年那样的重伤,现在怎么可能还有力量将自己击倒?

 .......

HE的关键在于相泽的血

相泽的个性是抹消

在AU里,他的体质是,不会被吸血鬼转化

所以他当了一个猎人,不存在被吸血鬼同化的危险

而他的血,长久滋养着从未吸血过的欧尔

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治愈的效果

让欧尔的人性的一面压倒了吸血鬼的本性

因为相泽的血,是抹消

在决战里,欧尔终于能够拥抱阳光

他和那个在阳光下剧烈焚烧到扭曲的吸血鬼,是不一样的存在

 

相泽在战斗终结后赶到

远远地就看见那个金发的吸血鬼跪在地上,沐浴在一片灿烂的阳光之下

他仰望着太阳,浑身的血洒落下来,看起来尤其惨烈

但随即,欧尔回过头来望向他,露出一个微笑

相泽呆立在原地

那一刻的欧尔麦特看起来,就像阳光的具象

 

HE!!达成!!


评论(15)
热度(107)

© 银色舞者M1911 | Powered by LOFTER